www.66sbc.com_www.66sbc.com-【官方认证】

来源:2018年特斯拉工人伤病天数较上年飙升近200%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11-13 23:01:01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 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#标题分割# 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,3月29日,该报报道了《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,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》一事后,学生代表称,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,但协调并未成功。  4月17日,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,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,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。 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,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,对方称,“肯定不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?”“内蒙古晨报算个啥?诈唬谁呢你在这?”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,杨黎军称:“你要是报道,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,咱们看看谁怕谁?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,你算个啥了?” 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,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,原报道有误导,“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,我是在所里头,工作正忙,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,你让我怎么去说”。 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,“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”事件发生后,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,连夜召开专题会议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,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。  赛罕分局介绍,2019年3月15日,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,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,暂时无法使用,消费者要求退卡。该局接到投诉后,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,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。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,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。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,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,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。 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。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,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《消费者协会(委员会)投诉调解协议书》,双方均签字认可,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  2019年4月8日、14日、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,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,接受采访,并造成恶劣影响。  赛罕分局决定,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,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;作为“四风问题”的典型案例,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,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,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;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,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,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。

编辑:www.66sbc.com_www.66sbc.com-【官方认证】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dalongjuwe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外媒:波音将于3月底发布737MAX软件升级补丁 美食福利|紐約最正宗的台灣美食,燒仙草鹽酥鷄好驚艷! 覆盖多款车型江淮推汽车下乡优惠政策 美团B类股票今日解禁投行:持续看好中长期发展前景 卡帅1期国足防线或由两队构成刘奕鸣因伤难登场 张玉宁:开门红对出线很重要熟悉队友配合没问题 金蝶遭唱空跌14%回应:业绩有目共睹对未来充满信心 脸书旗下应用程序停摆部分用户超过10小时无法使用 能源专家:美国页岩油气开发加剧国际油价波动 华晨宝马投资93亿元扩建大东工厂为X系新车国产做准备 內政部:身分證未定案國旗不該是個議題 银联闪付究竟有多可怕:碰一下就能倾家荡产 中海物业绩后持续受捧现升逾4%再破顶 美C-130H槳葉有裂紋將全面體檢更換 英媒:欧盟本周或批准“脱欧”至少推迟至7月1日 中方向美提严正交涉反对对中国实体实施\"长臂管辖\" 国奥小将:希丁克带来正能量张玉宁实力有目共睹 上车还是下车?黄燕铭领衔国君喊话:3200以上仍有空间 Theranos前员工努力掩盖丑闻但求职困难 库克:感谢中国打开了大门我们的未来密不可分 工信部王新哲:加快推动5G融合开展重点企业试点示范 楼继伟:中国迈向高收入阶段有8个挑战 麦格理:耐世特目标价降至12.5元评级跑赢大市 中概股网贷企业开盘后涨跌不一:拍拍贷下跌5.1% 东正汽车金融通过上市聆讯:期限错配带来利润存隐忧 賴清德表態選總統聲明要力挽狂瀾 直销巨头如新陷风波人民日报曾三度发文直指涉传销 军人和退役军人专属银行卡将推出免收跨行转账费 碧桂园年度多赚32.8%胜预期现涨逾5% 因为这件事日韩要闹翻麻生扬言报复 十米外单脚压哨三分!你们的高富帅回来了-gif 港铁列车相撞修复难度高19日未必可恢复正常服务 美空军2架轰炸机飞越南海上空系10天内第2次 隋文静/韩聪一舞征服日本领奖台献完美“托举” 神雾集团回应子公司公章被扣:一月内拿不到影响年报 越南女神坚持健身增重至112斤身材让她不再自卑! 帕托告别中国球迷:旅程告一段落永远想念你们 综艺阵容大换血压垮“综N代”? 柬埔寨“有逐渐沦为中国殖民地危险”?洪森再表态 老马:梅西是阿根廷的骄傲但C罗是有魔力的怪兽 很难确定嫌疑!胜利夜店代表李文浩拘捕令被驳回 阿里对拼多多的防守反击战 迪士尼正式收购福斯片头“号角声”恐再难响起 与胜利案勾结的警员曝光出尹总警外还有两名警察 61+7+9三分!MVP锁定?最骚的是他还加练了! 高端仪器被垄断,科学家如何应对? 冰壶世锦赛中国女队爆冷胜瑞典冬奥冠军提前认负 台当局扬言处罚台籍政协委员可能面临取消户籍 日本记者好奇问中国冰舞:你们为啥练这个? 看跌主导期权市场,美光能否扭转局势? 苍井空自曝想吃担担面晒照打扮休闲孕肚明显 又是泰山压顶?东京奥运中国制造为何日本大惊小怪 琼卫生计生监督总队:保障卫生安全和海帆一起成长 朱立倫:徵召或初選要早一點定案 拖不是好辦法 野村:电能目标价降至56元中性评级公用股首选长建 湖人短约签下曾效力火箭落选秀!英格拉姆被弃 万万没想到!4万多竟能搞定7座SUV实拍欧尚X70A 网曝胜利聊天群记录发女生照片并挨个评头论足 保守派大法官5票支持最高法院首肯川普移民拘禁案 苹果能凭视频服务打翻身仗吗?分析师持怀疑态度 選前之夜謝龍介:漁產嘉年華今晚有鬼頭刀魚韓國瑜 李咏女儿晒酷酷自拍哈文配上红心转发互动很有爱 追梦放话:不管杜兰特走不走勇士今年一定夺冠 白色情人节浪漫告白,菠萝BOLO“拼”出个未来 融信首进千亿梯队:要先降负债兼顾规模 “中国核潜艇之父”现身这个特殊的码头全场沸腾 无限恐怖!利物浦这皇无敌!防守赛坎特进球似C罗 参股公司被央视点名,深交所向蓝色光标下发问询函 百度被市场错误定价,未来股价存在巨大增长空间 迪信通2月份销售数据苹果都不能用惨来形容 龙俊亨为观看偷拍视频道歉称与郑俊英只偶尔问候 值得收藏的核心力量练习方法 亚太卫星去年度盈利5亿元同比升0.5%股息11.5仙 真爱!曼奇尼力挺巴神:他还没到巅峰能变更强 波音CEO终于打破沉默:就坠毁事件评论反复强调安全 拼多多获客成本143元互联网下半场流量多值钱 银保监会祝树民:强化逆周期调节监管措施 香港拟斥资800亿美元建人工岛以解决住房问题 新西兰枪击案凶手:若我没幸存下来在瓦尔哈拉见 中海物业绩后持续受捧现升逾4%再破顶 特朗普公开批评通用汽车CEO起因是通用关闭美加部分工… 价格定位5至15万比亚迪e系列正式发布 日本增强陆空攻击力动作频频:研发新型导弹扩充基地 增大腿部纬度最有效的五种训练方法 邓晓峰:新环境下在资本市场如何寻找阿尔法? 波音坠机机型禁飞后航企换机替代或将致机票涨价 谢娜回应被嘲“谁红跟谁玩”杨迪刘维等好友力挺 起底医疗废物黑色产业链:简单处理后身价翻了四五倍 国足VS泰国首发:双前锋一高一快冯潇霆镇后防 嘉里建设:2018年度纯利下跌19%至74.99亿港元 韓國瑜市長室三月底遷鳳山空間減為十分之一 波音从洛克希德马丁抢到更多美国军方战机订单 猫眼娱乐跌幅继续扩大,跌超9%,报16.12港元。 美媒:特朗普的下一个贸易战目标第一枪已经打响 驻埃塞俄比亚大使谈践约见埃塞航空首席执行官 银隆新能源董事魏银仓股权被冻结冻结期限2年 黄磊回应黄渤孙红雷缺席极挑:突然提档档期难调 中国千亿市场成OLED争夺重点厂商已扩大到15家 对私募股权托管存疑虑?银行业称托管指引送来定心丸 财经-子栏目-期市综合资讯",id:"",cType:"col 传Lyft将于周一启动IPO路演计划融资至多20亿美… 湖人不再续约英格拉姆!正式失去季后赛资格! 法媒关注在“中国好莱坞”追梦群演:靠开直播赚外快 厅级县委书记落马曾是跨省引进的优秀干部 苏明哲欠骂指数超过苏明成?高鑫:要找卖家理论 委反对派接管驻美外交机构马杜罗画像被摘下(图) 动作演员埃迪马赫离世曾与周润发周星驰等合作 小米CFO周受资:3月底小米9系列供货量将达到150万… 英媒:印度有望成为全球经济大国 意大利前总理致信李玉刚邀请演出《昭君出塞》 直布罗陀赛袁思俊逆转晋级八强将战90后最强者 日政府报告:中国正成为高附加值出口基地 潘长江直播回应与蔡徐坤一事:我和他都是受害者 欧阳娜娜喊出“我是中国人”后岛内绿媒“炸了” 【开腔】对话周杰:别人以为我是愤青,其实我不是 C罗赛前“微信”聊天曝光他早料到会逆转马竞? 男篮对手扫描-里约奥运饮恨这次能报仇吗? 任泽平:全球新一轮货币宽松正在开启 体操世界杯翁浩鞍马失误仍摘铜张成龙单杠第七 是否會面劉結一?韓國瑜:尊重當地的安排 听证会波折不断亚马逊拿下2300万美元第二总部补贴 世界铂金投资协会:2019年铂金盈余扩大需求也增加 25+14打满末节+今年首个追帽!天知道他多想赢 海外资金爆买印度卢比从亚洲最差货币到最佳仅5周 脸书再曝安全漏洞:数亿用户密码没加密员工可浏览 技术分析:白银多头继续蛰伏银价短线或难抉择方向 实现“量子霸权”,纠缠态制备是关键 东宫女孩上线!阿娇评论称自己追剧追到“疯了” 现代货币理论引发热议能印钞就可以无节制发债? 被指与女性存不雅聊天记录徐州财政局长:系造谣 美联储2019年预计不加息港汇暴涨创一个月最大涨幅 哈登撤步三分命中率与火箭胜率的关系是这样的 新秀丽上涨5%惟去年少赚29%仍胜预期 iOS13发布日确定苹果WWDC2019定档 一起優雅地戴綠帽子,St.Patrick'sDay… 黑匣子数据分析出炉后波音CEO发声未提道歉和赔偿 东部战区海军举行“兵王”晋衔仪式肩扛好几道拐 粤港澳大湾区又一“无轨铁路货场”正式运营 武装分子或在巴沙实施绑架我使馆提醒公民注意安全 一点唾液能否检测出孩子的天赋? 《投资者入市手册(股票篇)》发布啦 3-6月古装剧全面禁播多家影视公司业绩或受影响 法国要求银行业扩大资本缓冲以防止信贷热潮未来崩溃 雷军:5G+AIoT是下一代的超级互联网 特斯拉ModelY正式发布明年秋季开始交付 MLB助力青少棒球联赛开战中国甲子园的雏形 日本2018年家庭金融资产时隔10年减少 花滑世锦赛手记:关注度超女排记者占座也要抢 宾阳县首届“宾阳杯”足球联赛顺利闭幕 江苏盐城爆炸事故:40公里外可闻到异味 许家印公布小目标:3-5年内成世界最强新能源汽车集团 Bithumb将裁员50%还说大多员工是自愿退休 空中飛艇美噴射飛行摩托車將問世 克洛普:利物浦上签不能掉以轻心我已有更大野望 优信早盘闪崩从高开16%一度转跌超18% 苹果发布新款iPadAir和iPadMini 又是第一次!中国成卡纳瓦罗试验田这次能有回报吗 “714高炮”背后:个人获取现金贷的渠道还是太多了 交银国际:中银航空租赁降至持有评级目标价62.8元 “高薪”泡沫刺破:互联网人才的“冰与火之歌” 退市35年后,牛仔裤品牌李维斯要重新IPO了 新西兰枪击案枪手换3次弹夹向手无寸铁的人开枪 费解的思想实验:证明量子世界中多重现实可同时存在 别以为穿大牌、戴名表的人,就一定是真富豪 丰盛控股再跌逾一成此前曾发盈警 上汽大通V90申报图三种车型模式 北京互金协会:将对“714高炮”现象进行全市排查 巴尔韦德:对手因梅西而痛苦同时享受着他的足球 马逢国:香港电影‘无障碍’进内地电影市场还有差距 西人主帅:武磊确实帮到我们不败?更像是巧合 LG发布NanoCell电视新品兼容AirPlay… 世锦赛韩聪赛后偷吻隋文静冰迷直呼:太甜了! 拼多多支柱牢固吗?高增长表象背后的真实压力测算 新款奔驰GLCCoupe官图4月纽约车展首发 2019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稳健经营10强:华夏幸福居首 李治廷用打蛋器弹吉他谢霆锋铁勺敲架子鼓回应 MySpace迁移服务器出事故:弄丢用户上传5000万… 掉入地下一万米会看见什么?这张图告诉你 2019海帆赛半环组鸣金收帆总成绩冠军各归其主 1件球衣换2件!韦德圣城最后1面情怀剧情都拉满 添实锤!韩媒曝李宗泫聊天记录曾否认与事件有关 携程梁建章回应\"五一机票涨价\":航空公司自己在定价 致命“直播”:一场“网红”梦的陨灭 拼多多用户超京东成第二大电商能摆脱假货困扰吗? 2月豪华车增速放缓背后:宝马领跑ABB销量差距缩小 德银据称聘请花旗担任与德商行并购交易的顾问 响水爆炸前后航拍对比:核心区半径500米建筑被毁 北汽威旺407EV充电自燃事故频发遭紧急叫停 金川国际去年多赚61%股息0.1港仙 中国首条海底盾构地铁隧道主体完工 5年赌约终局:小米营收输格力董明珠与雷军没有输家 俄媒:巴西核燃料车队遭袭当地警方挫败持枪劫匪 變性大兵的翻轉曼寧 涉嫌欺诈山寨拼团“物美商城”遭查封